新闻 - 论坛 - 民生 - 公告 - 原创 - 分类- 东莱今古 - 视频 - 教育 - 民生论坛 - 社区 

黏知了

日期:2017-08-07 来源: 作者:王淑芹
  每年夏天,知了盛兴时节,我总想起小时候黏知了的趣事。
  我有个二叔,他比我大十岁。我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时,二叔就已经长成一个健壮的半大小伙子了。他是黏知了的高手,我非常佩服他。二叔从小就喜欢我,从来不叫我的名字,总是喊我“小姑娘”,夏天他黏知了时总愿领着我。有一天刚吃过午饭,他就在门外喊我,我一听便拿起妈妈为我做的小布口袋,赶紧跑出去。二叔穿个短裤,光着膀子,赤着脚丫,一手拿着长长的竹杆,一手拿着用梅豆叶包着的面筋。这东西黏得很,大概又是偷了奶奶的白面做的。他把面筋递给我说:“二叔领你去黏知了,快走。”说着便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,我在后面小跑步地跟着。
  到了个沟边的大树下,我俩随着知了的叫声,全神贯注地盯着树,寻找着树上的知了。往往都是我先发现,再小声告诉二叔,指给他看。二叔就拽一块面筋,粘在竹杆前端的细棍上,小心翼翼地将竹杆靠近知了,就怕惊动了它。此时,我紧张得心咚咚直跳,生怕知了飞走。可那家伙傻得很,竹杆都伸到它头顶了,它还没发觉。二叔将面筋往它身上一蹭,知了的翅膀就被黏住了,这时它才发现事情不妙,拼命地挣扎着叫着,想逃脱。但为时已晚,翅膀已经飞不动,只好乖乖地就擒。我高兴地跳了起来,幸灾乐祸地说:“谁让你这么傻,活该!”二叔将知了的翅膀拽掉,放进我的布袋里。就这样我们一个又一个地黏着。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我们,大汗从我俩的脸上一个劲往下淌。二叔用大手抹两把脸上的汗问我:“热不热?”我说“不热。”二叔呵呵地笑着说:“都热成这样了,还说不热,明天再带你来。”一直到面筋用完了,二叔才说:“走,咱们回家吧。”此时我的小布口袋里也快装满了知了,二叔拿着竹杆,我拿着口袋,知了在口袋里,还时不时地嘎嘎地哀叫两声。二叔用他那胖乎乎的大手牵着我的小手慢悠悠地往家走去……
  回到家,我又累又乏,倒在床上就睡着了,睡梦中仍然和二叔在快乐的黏知了。         

本网所刊发澳门美高梅新闻,版权属《今日澳门美高梅》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。

编辑:李元

上一篇:鲅鱼    下一篇:耍小海与赶洘

相关新闻: